女孩從小患病面容坑窪,四處求醫讓一家人陷入絕望,被人嘲笑像「巫婆」堅強面對不低頭,直言要用實力證明自己!

田雪 2021/09/24 檢舉 我要評論
 

看盡天下事,方懂因果報,神明在心間,摯誠有福報。這裡是汽車之家,為你講述風俗禁忌,祈運積福,願神靈相佑,安樂順遂。

 

我明白這個社會的遊戲規則,我也明白這個社會的因果關系,但並不代表我們要置身其中,關注小編,瞭解社會新聞,帶妳走進大家生活!

我試著梳各式各樣的髮型,綁一個馬尾、編一根辮子、散著頭髮戴上美麗的髮夾,也試過很多風格的衣服,寬鬆的背心、好看的裙子。看著其他女生這打扮,是各有各的美麗,但放在我身上,配上我這張臉,卻怎樣也都好看不起來了。我想著既然顏值強求不來,我就要實力,可沒有想到,就在今年大學聯考的前夕,老天又跟我開了一個玩笑。如今,我的那些同學很多已經跨進大學的校門,而我只能躺在病房望著天花板惆悵。

今年6月,我本滿懷緊張與忐忑地期待著大學聯考那一天的到來,夜晚躺在床上睡不著,我無數次在幻想大學的生活以及更加未來的生活。就這樣想啊想,盼啊盼,那一天如期到來了,但我卻不是其中的考生,身體糟糕的我再一次住進了醫院。圖為病床上的李雅楠。

「免疫缺陷病、重症肺炎、真菌感染、雙肺實變、持續發燒……情況嚴重,你們還是轉院看看吧。」醫生的話似乎已經給我判了刑,這話裡的意思我始終不敢相信,這十幾年風風雨雨都挺過來了,為什麼要在我最關鍵的時候給我當頭一棒,我真恨命運不公。

我叫李雅楠,我的病要是追溯的話,在我出生的時候其實就有了。2004年5月9日。當時在我爸爸媽媽眼中,我的出生給家裡帶來了新生的活力和無盡的喜悅。在我要滿月的時候,爸爸媽媽還準備找來家裡一些親朋好友,聚一下喝個滿月酒。日期都已經定下來了,卻沒有想到噩夢搶先一步到了。

剛出生的嬰兒反復高燒,非常危險。爸爸媽媽不敢耽擱,第一時間就抱還沒滿月的我去醫院檢查。他們最壞的打算就是我得的是肺炎,可之後輾轉多家醫院,醫生都說是巨細胞感染,好不容易痊癒出院,我又因肺部感染住進了市中心醫院,剛好轉回到家,我的臉上、脊骨、臂彎、腿彎就開始出現疹子,嚴重的地方會腐爛流膿,其中臉部尤為嚴重。我的臉就像中了魔咒一般,漸漸地變得坑坑窪窪。

聽媽媽說,那時我還不會說話,更不懂好不好看,難受了就只知道哭。醫院說我身上是濕疹,他們就按照濕疹的方法給我治,好了再犯,犯了再好,反反復複,像是做了什麼約定,每隔一段時間就起一次,總不見好轉。

爸爸媽媽說,他們之後帶著我天南海北地求醫、找偏方,他們總是調侃自己說「都快要成專家了」,但旁人都能聽得出來,他們的語氣裡全是心酸。

成長如期而至,我慢慢地學會說話,學會走路,也開始上學了。但在成長的過程當中,我每個月的月初經常性地出現支氣管肺炎,接受輸液和抗感染治療。好轉後,堅持到月尾又開始反復,基本每月都需要到醫院檢查治療。而此時我剩下的四分之三臉也已經被坑坑窪窪的疤痕填滿。



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

用戶評論
你可能會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