出國愛上富家千金,揮淚告別摯愛,現守護65年,含淚言:不配愛她!

田雪 2021/07/17 檢舉 我要評論
 

看盡天下事,方懂因果報,神明在心間,摯誠有福報。這裡是生肖运势一点通,為你講述風俗禁忌,祈運積福,願神靈相佑,安樂順遂。

 

我明白這個社會的遊戲規則,我也明白這個社會的因果關系,但並不代表我們要置身其中,關注小編,瞭解社會新聞,帶妳走進大家生活!

「這些話是不是要刪掉呢?我考慮了一下,決定不刪,一仍其舊,一句話也沒有刪。我七十年前不是聖人,今天不是聖人,將來也不會成為聖人。我不想到孔廟裡去陪著吃冷豬肉,我把自己活脫脫的暴露於光天化日之下。」——季羨林在普通人的心中,對於聖人這個名號是心懷敬仰而努力追逐的。然而,就有這樣一位聖人,在一生的文學生涯中,竭力擺脫這「聖人」的名號,力求真實。這個人就是家喻戶曉的國學大家季羨林先生。

在婚姻中,季羨林和妻子雖然是「父母之命、媒妁之言」,沒有愛情基礎和共同語言,但他卻和妻子相伴數十載從未紅過臉。

在負笈德國十年裡,他曾有過一個美麗的知已,相愛而不逾矩。多年後他重返故地,兩人卻又陰差陽錯失之交臂。

他用一生的剋制、勤奮和善良觀照著這個世界。這是一個氣質極其乾淨的人。這種氣質讓所有接觸過他的人,都會由然地生出好感。

季羨林先生離我們不算遠,當我們的孩子厭倦枯燥的學習時,可以給他們講講季先生的求學故事。當我們的婚姻遇到喜新厭舊進退兩難時,也許可以回望一下季先生的選擇,有一些更深沉的東西可以參考。

一、母親是他一生的最痛季羨林的母親是他一生中最重要的人。也是他內心最深的「悔」與「痛」。

「母親的娘家姓趙,門當戶對,她家窮得同我們家差不多,否則也決不會結親。她家裡飯都吃不上,哪裡有錢、有閑上學。所以我母親一個字也不識,活了一輩子,連個名字都沒有。她家是在另一個莊上,離我們莊五裡路,這個五裡路就是我母親畢生所走的最長的距離。」季羨林在回憶中寫道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季羨林出生時,家裡極為貧寒。他回憶說,家裡常年只有紅高梁麵餅子充饑,沒有錢買鹽,把鹽鹼地上的土掃起來在鍋裡煮水,然後用來醃鹹菜,油根本見不到。一年到底,就吃這種鹹菜。

季羨林的叔父早年通過艱辛的努力在濟南立了足,膝下沒有兒子的叔父,在季羨林6歲時,把他接到濟南讀書,為的是「光大門楣」。

從6歲離開家鄉後,季羨林只短暫地回鄉見過母親兩次,第一次回鄉給堂伯父家的「大奶奶」奔喪,第二次回鄉是給自己的父親奔喪。母與子短暫的相聚只能借著這種方式,實在是難言的痛苦。可是有什麼法子,那時的季羨林只是一個孩子,在那個交通不便,經濟不能自主的年歲,他什麼都做不了。而他那貧窮而可憐的母親,更是什麼都做不了。

一個六七歲的孩子離開母親,他心裡會是什麼滋味,沒有親歷過的人,實難體會。季羨林在叔父家常有寄人籬下之感。他的第一個嬸母為人比較苛刻,從來沒有給過季羨林任何情感上的關照,季羨林還要時時看著嬸母的臉色行事。叔父性格又暴躁。還是孩子的季羨林自從離開母親的懷抱,就要學會克制孩童的天性,規規矩矩,不給大人惹麻煩。懂事的孩子總是格外令人心疼,但除了遠在家鄉的母親,不再有人心疼他。

每到夜深,季羨林常會因為思念鄉下的母親而偷偷哭泣。

而他的母親同樣思念他,母親常常和鄰居說:「早知道送出去回不來,我無論如何也不會放他走的!」

考上清華大學後,他最大的心願就是畢業後找到工作,如此可將貧窮而勞累的母親從鄉下接來與自己團聚。卻未料在大學二年級時,就接到了母親過世的消息。一別經年,再次回到故鄉卻只能見到裝著母親的棺材。

季羨林的母親去世時不過四十多歲,「樹欲靜而風不止,子欲養而親不待」。當時二十齣頭的季羨林肝腸寸斷,痛不欲生,一時竟想追隨母親而去。

對母親「苦、痛、悔」的思念,伴隨了季羨林一生。

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
用戶評論
你可能會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