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» 不被看好的愛情!身高僅1米的侏儒男林彥華迎娶1米7嬌妻,風雨15年現狀讓人欣慰:誰說矮個子男人沒有春天?

不被看好的愛情!身高僅1米的侏儒男林彥華迎娶1米7嬌妻,風雨15年現狀讓人欣慰:誰說矮個子男人沒有春天?
2021/09/01
2021/09/01
 

看盡天下事,方懂因果報,神明在心間,摯誠有福報。這裡是汽車之家,為你講述風俗禁忌,祈運積福,願神靈相佑,安樂順遂。

 

我明白這個社會的遊戲規則,我也明白這個社會的因果關系,但並不代表我們要置身其中,關注小編,瞭解社會新聞,帶妳走進大家生活!

今天要說的這對夫妻,卻超出了世俗的想象。一個身高只有一米的侏儒,如願娶到了一位身高1.7米、還比他小6歲的老婆。

一、苦命的林彥華,不低頭的強者

每個女人心目中的白馬王子,都應該是身高超過1米8,貌似潘安、情如宋玉、才比子建,但其實現實與夢想總是有很大差距。

就算是長相不盡如人意,但無論如何,也不會找一個比自己條件差的男人。這樣既沒有賞心悅目的感覺,也會讓人感覺沒面子。

但有的時候某些緣分早已是上天註定,這種愛情與外貌沒有關係,兩顆相互取暖的心能走到一起,那麼就是最大的幸福。

林彥華和陳桂雲的愛情,正應了一句話:「年齡不是問題,身高不是距離,體重不是壓力」。

為了能讓孩子長大之後學一門手藝、混一口飯吃,他的父母可謂煞費苦心。可是令人沒有想到的是,在林彥華成長過程中,出現了一件猶如晴天霹靂的事情。

他的父母發現,林彥華與其他孩子有很大差別,他的身高不僅比同齡人矮很多,在年紀逐漸增長之後,他的個子也沒有長高。

長到七八歲的時候,個子就像四五歲的幼童,他的父母誤以為是營養不良所致。加上家庭特別困難沒錢看病,就沒有帶他去正規醫院檢查。

本來以為只要多吃一些有營養的食物,這個個子矮小的孩子就能長高。但是直到他12歲的時候,林彥華身高卻依然沒有太大漲幅,看起來就像一個8歲左右的孩子。

在這種前提下,他的父母四處籌錢,決定帶林彥華去醫院做一下檢查。可是檢查結果出來之後,一家人猶如霜打的茄子一樣。

醫生告訴他的父母,孩子並非營養不良,而是患上了比較罕見的侏儒症,日後他的身高可能不會再長高了。

至此之後,他便一直生活在無盡的嘲笑和吸引中。命運雖然和他開了一個大玩笑,但是他自己卻沒有放棄生活的希望。

為了能夠養活自己,他依然下定決心要學一門手藝。在上個世紀八九十年代,家電已經走入千家萬戶,林彥華的父母決定讓他學習維修家電。

雖然因為身高有限,給生活以及工作都帶來了一些麻煩和困難,但是這沒有影響林彥華的工作熱情。

經過幾年的努力之後,他成為了遠近聞名的維修師傅,經濟方面也得到了很大改善。相對于紅火的事業而言,在感情上,林彥華早已不抱任何希望。

他渴望像正常人一樣娶妻生子,擁有一個屬于自己的安樂窩,但由于身高方面的影響,根本沒有人看得上他。

在幾次相親失敗之後,林彥華下定了孤獨終老的決心。或許是他的遭遇得到了上天的同情,在毫無徵兆的前提下,他和陳桂雲陷入了愛河。

二、不被看好的愛情,冷嘲熱諷的刺激

2003年的時候,勤勞善良的林彥華,再一次偶然的機會認識了陳桂雲。在給人送音箱的時候,身高1.7米的陳桂雲,在無意間冒犯了這個小個子。

但正所謂不打不相識,兩個人就這樣你來我往的成為了朋友,但當時並沒有談戀愛的想法。

林彥華的身高雖然只有一米,但由于他積累了很多生活智慧,平時說話的時候也比較幽默。

在與陳桂雲的多次接觸中,他將這種幽默感發揮到了極致。這個時候陳桂雲,才開始對這個「小男人」引起注意。

但由于二人的身高差距實在太大了,根本不被外人看好。最重要的是日後生活可能也會遇到一些困難,所以林彥華並沒有捅破這張窗戶紙。

由于林彥華的自卑,根本不敢談戀愛,他也曾想過要向陳桂雲表白,但終因這種自卑而放棄。

後來還是陳桂雲力排眾議,率先向這個自卑的男人吐露了心聲。在這種前提下兩個人終于走到了一起。

他們不在意旁人異樣的目光,也不在意身邊朋友和親人的阻撓。最終有情人終成眷屬,並于2005年步入了婚姻殿堂。

二人在結婚之後如膠似漆,陳桂雲作為妻良母,在生活上照顧林彥華的飲食起居;而林彥華則通過修理電器維持生計。

二人的生活雖然看起來有一點簡單,但是其中透露著幸福的滿足感。有一句話叫知足者常樂,能夠體會到的人都很幸福。

如今兩個人已經共同走過了15年的風雨,用自己的親身經歷向世人宣告,誰說愛情就一定是門當戶對?

誰說矮個子男人沒有春天?林彥華和陳桂雲雖然身高有差距,但是卻完全符合男才女貌的標準,祝福他們在未來的日子裡,能夠成為一對白頭偕老的夫妻。

好啦,今天小編就分享到這了。喜歡可以點贊評論哦。歡迎大家隨時和小編探討!

心懷感恩,神佛保佑!改變自己的運勢,讓家宅吉祥如意,家庭興旺發達。想要閱讀更多文章,歡迎關注我的粉專,請點擊藍色字體>>>>汽車之家更多精彩故事等你來看!




用戶評論